当前位置:首页 > 365体育投注提现 > 正文

石光银:“恶沙不除,穷根不拔,我枉活一世!”

体育网 2020-09-30 20:09

  全国人大代表、陕西省定边县定边镇十里沙村党支部书记石光银,一辈子都在做一件事——治沙。为了彻底改变“沙进人退”的恶劣环境,扭转“因沙致穷”的千年困局,沙海“愚公”石光银带领乡亲们历经千辛万苦,在毛乌素沙漠南缘筑起一条长百余里的“绿色长城”,将治沙与致富相结合,沙窝窝真正变成了“金饽饽”。

  不久前,陕西省林业局发布消息称,陕西榆林沙化土地治理率已达93.24%,这意味着中国四大沙地之一的毛乌素沙漠,即将从陕西版图上“消失”。 在蒙语中,“毛乌素”意为“坏水”“寸草不生之地”。出生在毛乌素沙漠南缘榆林市定边县原海子梁乡的石光银,一生都在同沙漠、同贫困作斗争,誓将沙地变绿洲,带领这里祖祖辈辈受风沙侵害、受贫瘠土地所困的乡亲们,拼出一条致富路。

  恶沙不除,穷根难拔

  “飞沙走石家无粮,人老几辈住坯房。满村光棍无婆姨,有女不嫁海子梁……”海子梁乡曾经流传的一段顺口溜,将过去这里的贫困情状展露无遗。

  石光银的童年记忆里,漫天肆虐的风沙吞噬着庄稼和房屋,乡亲们总是被风沙撵着跑,父母无奈下带着他搬了九次家。7岁那年,石光银和邻家一个5岁的男孩虎娃在野外放羊时,遭遇了突如其来的沙尘暴,昏天暗地里两个孩子被裹挟着失散。三天后,家人在30里外的内蒙古一个牧民家里找到了石光银,而曾经活蹦乱跳的虎娃却不知被风沙埋到了哪里,再也没有回来……这些痛苦的经历让小石光银恨透了风沙,立誓长大后一定要制服“沙魔”。

  但制服“沙魔”哪有那么容易?世代饱受风沙之害的乡亲们都束手无策,石光银却偏偏要站出来“扭转乾坤”。“我们村自然条件很差,既有沙窝子,又有碱滩地。小时候吃不饱肚子是常有的事,像树皮、玉米芯子、糠、沙柳籽,这些我都吃过。”石光银说,一场风沙,能把新入地的种子吹得颗粒无存,把茁壮的秧苗吹得秆断叶无。就算是一般的年景,地里的庄稼也得种个三四茬才行。这让石光银坚信,如果不治沙,这里什么产业都发展不了,将永远陷在贫困的漩涡里。

  终于,机会来了。1984年,国家出台政策,允许农民承包治理“五荒地”。“那会儿我在海子梁乡农场当场长,这在当时可是‘铁饭碗’,一个月能挣四五十块钱。但看到文件的那一刻我就知道,我想干的事情来了:治沙就是我想干、要干的事。”石光银要扔了“铁饭碗”去治沙!这在家人和乡亲们眼里简直是“疯了”,好多人嘲笑他是傻子、是“石灰锤”。但石光银认准的事儿,九头牛也拉不回!这一年,他同海子梁乡政府签订了合同,承包治理3000亩荒沙,成为榆林地区承包治沙第一人。

  “恶沙不除,穷根不拔,我枉活一世!”从此,石光银一头扎进茫茫沙海,一心治理荒沙、植树造林,“我想要让乡亲们都过上好日子,就一定要把沙治住、林造起!”

  “愚公”治沙,如何“变现”?

  要治沙致富,不是仅有一腔热血便可成事,资金、劳力短缺等问题都是横在石光银面前的“大山”。

  在风刮沙动的荒沙梁上栽树,就是给沙窝里撒钱,撒出去容易、收回来难。但石光银只有一个心思:“治沙不光为个人,冒些风险也值,只要沙治住了,树栽活了,就是最大的贡献!”为筹措资金,石光银咬咬牙,顾不上妻女的哀求,把家里赖以生存的84只羊、一头骡子卖了。其他被说动一同治沙的乡亲们也纷纷变卖家畜,大家东借西凑,终于凑够了买树苗的钱。

  就这样,石光银带领乡亲们在承包的3000亩荒沙地上全部栽上旱柳、沙柳、杨树。这一年天公作美雨水好,树木成活率达到85%以上,治沙首战告捷。随后,石光银又一鼓作气与长茂滩林场签订了承包治理5.8万亩荒沙的合同。但这5.8万亩荒沙中,有大小沙梁上千座,其中难度最大的特大沙梁——狼窝沙地形复杂,环境恶劣,地表温度夏季高达60多度、冬季低至零下40多度,要在这里把树栽活,难度可想而知。

  为进一步扩大治沙力量,石光银贴出了“招贤榜”,号召十里八乡的百姓一起治沙,队伍迅速壮大。但这么多人,要是资金投进去没效益,让大家穷上加穷,他难以向父老乡亲交代。于是,石光银成立了新兴林牧场,把股份制引入治沙中,户户有股、按股分红,大大激发了大家的积极性。